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淡出历史的英雄:苻坚除了文治武功外,还有鲜明的个性特点_人文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7-15 04:22 点击数:

淡出历史的英雄:苻坚除了文治武功外,还有鲜明的个性特点

前秦与东晋战争的转折,以及前秦从盛到衰的标志是“淝水之战”,而“淝水之战”中太多的撞大运,成就了历史上“以少胜多”的典型军事案例。从双方兵力分析,斯时,东晋和前秦陈列在淝水两侧的兵力基本相当,而史载八万击败八十三万有夸大之嫌,其次,双方的排兵布阵没有多少讲究,更谈不上军事上的出奇制胜和运筹帷幄,而纵观前秦的失败,恰巧应了一句时下特别流行的话语“细节决定成败”,苻坚本来是没有理由灭不了东晋的,而此前双方的互有胜负都是无关于大局的。

十几万大军难道就是因为朱序这小子几声大吼大叫就军心涣散,纷纷作鸟兽散了吗?恐怕不会这么简单,人们倒是比较相信那些居心叵测心怀鬼胎,各将一军的少数民族将领,临阵倒戈和望风而逃,压根儿就不想为前秦卖命,这里就要涉及苻坚的所用非人了,前敌总指挥名义上是苻坚之弟苻融,但是军事指挥权和实际控制权其实是那些胡族,这些人的彪悍勇武是东晋军队所无法抗衡的,东晋唯一有战斗力的只是几万“北府兵”,这么大的战役,双方根本没有本质上的亲密接触,就稀里糊涂的大败特败,不能不说是一种机缘的巧合,这和你走着走着撞破了鼻子,原来镜片脱落了;跑着跑着跌个狗吃屎,原来踩上西瓜皮,道理是一样的,这就是苻坚的最大悲哀。

在冷兵器时代,百多万对十几万人,再加之北方游牧民族的超强战斗力,东晋原本是毫无胜算的,这就可以理解所谓的东晋名相谢安,在听到胜利时的丑态百出了,战前以魏晋名士风度自居的谢安,似乎饶有兴趣的和朋友下棋,对战事漠不关心,其实,就是心里没底呵,根本没有什么好办法临阵御敌,索性听天由命,吃他娘,喝他娘,不管他娘了,甚至,内心里已经做好了束手就擒的准备,而且,要的就是泰山崩于前而不惊,以此风度,没准让仁义惜才如命的苻坚动心,分封个大官玩玩呢?至于后来撞了个狗屎运,大败秦军,由于心理准备不足,象范进中举一样,差点精神崩溃了,才有折断木屐一说,连谢安这样的东晋干臣都不敢言最后的结局,苻坚之败就更让人惋惜了。

其次,以苻坚在此之前的赫赫武功,荡平北中国的军事谋略和百战百胜的帝王胆略,在“淝水之战”中怎么就会丧失殆尽,而出现如此的低级错误呢?这还是心态的问题,或者说,根本就没把书生意气江南士子一样的的东晋放在眼里,内部的堡垒是最容易被攻破的,把“淝水之战”归结为东晋的胜利,不如说是苻坚自己的失误。顺应时代潮流,但却丧失了千载难逢一统中国的良机,不能不让后人为苻坚的一失足成千古恨而感慨万千。原本可以提前二百多年结束中国大地四分五裂局面,实现全国各族人民大团结崭新气象的前秦帝国,而且可以青史留名彪炳千古的苻坚,就这样淡出了历史舞台,不能不让后来的人们为之遗憾而望史感叹。

做为少数民族帝王,苻坚除了文治武功外,还有一些做为帝王少有的鲜明的个性特点,譬如,苻坚的纳谏从流,凡有臣子合理的建议和规劝,他都能虚心接受,而且生性比较简朴,用度去繁就简,无奢华之处。为人豁达,谈吐优雅,这与他从小就接触汉文化有关。而且礼贤下士,从不袒护宗亲贵族,尊重并广泛运用各级汉族官员。苻坚最大的特点,是对于俘获和吞并的前朝国王和少数民族贵族,从不妄开杀戒,反而赐以高宅大院,高官厚禄予以供养,这是苻坚的宅心仁厚,或者说是恩宠。这种古来失去已久的“爱人,仁爱”,成就了苻坚的宽容,同时也成为苻坚个性中一道致命伤,恰恰就是因为他的仁爱,才使得虎落平阳的胡人和前燕勋贵们伺机而起,最终拾掇了善良的主子。从此以后,历史上少有这样仁慈宽厚的君主,对前朝皇嗣亲贵几乎是赶尽杀绝,断草除根,因为仁慈的结果,这些人从苻坚身上都找到了最后的答案。

历史往往是残酷和丑陋的,他把正常的人性,经常警醒得扭曲变形,以变种抑或变异的人性,去奴役那些放不下心灵枷锁的奴隶们。读史经常让人感到痛苦,是因为阴谋和黑暗总是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占着上风,而让光明和美好的一面佝偻屈从于龌龊和肮脏,卑劣和无耻的盛行,成为了改朝换代最好的注释,况且,往往带给枭雄们最后的举杯相庆,英雄无语东流去。

这让人想起了另一位大英雄,即“死亦为鬼雄”的西楚霸王项羽,苻坚与项羽何其相似,又何其不同,论起文治武功和雄才大略,项羽恐怕都是不能与建立起强大国家的苻坚所相提并论的,两人同是失败的英雄,但是项羽死后的殊荣,却是苻坚所难以望其项背的,苻坚没有留下更多的传说和感人的故事,以这位胡姓帝王的个性,原本也是可以塑造出乌骓马和虞姬的,可是苻坚没有,历史很轻蔑很淡然的忘却了这位少数民族帝王的赫赫战功,留下的只是一个千古流传下来的笑料,历史呵,原来就是这样的薄情寡意,厚此薄彼,被遗忘或者轻描淡写的苻坚悲剧的色彩似乎格外浓重。

(本篇完)

关闭窗口